“你打算怎么做?”

  “快刀斩乱麻!”

  ……

  正午。

  鞠智盛穿戴好了高昌王的冠冕,端坐在城门之上,等待李牧过来与他‘对饮’。

  从昨日到今天,他连眼睛都没合上过,一直在想如何与李牧对答。他想克服掉自己对李牧的畏惧感,但却越想越觉得畏惧,可是随着时间临近,鞠智盛忽然发现,自己不害怕了,这就像一个即将执行死刑的人,告诉他要死的时候,他怕的要死,但真到了那一刻,所有的恐惧感都消失不见了。

  但,时间到了,李牧却没有赴约。

  这让鞠智盛提起来的劲儿,瞬间都没了,就如同挥舞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作为高昌的王子,鞠智盛也算是自幼饱读诗书了,他就从未发现过有一本书记载过,像李牧这么没有礼数规矩的人,还军侯呢,尊重对手的礼仪都没有么?

  就在他以为李牧不会来了的时候,远处风沙之间,一队人马缓缓走来。仔细看去,可以看到,在一众骑兵的保护下,一辆小车徐徐而来,车上端坐着一个白衣人,头戴纶巾,手拿羽扇,瞅这样子,到不像是来打仗,而是来郊游的!

  虽没看到人影儿,但是没跑儿了,这必是李牧无疑。

  鞠智盛瞬间精神了起来,对旁边的鞠和道:“丞相,李牧中计了,他此来不过百余人,等会儿咱们依计而行,只要抓住了李牧,拖上三五日不成问题,等突厥大军一到,大唐仅有这三五万人绝对顶不住,先王的大仇也就报了!”

  鞠和缓缓点头,转身去做安排去了。

  鞠智盛稳定心神,双眼紧紧盯着李牧,等待他靠过来。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越想李牧能快点过来,李牧就好像越走越慢似的,眼瞅着就差一二里地就到跟前了,李牧竟然调头走了回去。

  鞠智盛气得差点吐血,立刻拍了一骑哨探出城询问。

  李牧摇动羽扇,道:“本侯忽然想到,鞠智盛算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本侯去见他?他若有诚意,出来见我!”

  哨探回报,鞠智盛忙找来鞠和商议。鞠和想了想,道:“大王不必担忧,我观这逐鹿侯定是担忧我们有所防备,心生警觉,这也属正常。大王不妨先答应他,但改在明日相见,今日晚上,趁着夜色,我安排人偷偷出城埋伏。大王可约逐鹿侯城门外五里相见,若他还不来,说明他没有诚意,大王也不必动怒,咱们也算是赢了。”

  “这如何算赢了?”

  “大王忘了,咱们的首要目的,是拖延时间呐。”

  鞠智盛恍然,重重点头,道:“传本王的话,明日午时,于城外五里设帐相会,仅带随从,望逐鹿侯也一样来见,此次相见,仅叙旧而已,叙旧过后,了断情义,战场厮杀,也无需再留手半分。”

  哨探领命传话去了,不多时,捎回李牧的话,明日午时,各带随从十名,城外五里相见。

  当夜。

  唐军大营。

  营盘的空地,李牧已经把带来准备送给李思文的热气球组装完毕了,此时正用黑漆在吐沫热气球的外表面,以求达到遮光的作用,虽然不能完全的遮蔽火光,但只要没有那么明显就没问题,毕竟高昌那边并不知道有热气球这种东西的存在。

  除了这一只热气球之外,还有三只热气球,都是在今日白天赶制的。其质量肯定没有李牧亲手制作的这个好,但此时大战在即,能飞就行,掉下来还有降落伞,要是倒霉的降落伞也救不了命,那便只好自求多福了。

  充当这次‘敢死队’的,便是乌斯满的天煞盟马匪。他们曾在高昌城里杀戮过一回,对高昌城内的布置十分清楚。李牧要他们飞到高昌城上,拿出点燃准备好的火油,遍地放火,引起骚乱。

  但这并不是他们最重要的任务,他们最重要的任务是趁着骚乱,把他亲手制作的‘炸药包’丢到城门洞里头。

  李牧制作的这个炸药包,乃是加量版的。其威力,半点也不比他炸山的那个炸药包小,而且还特制了药捻,只许点燃之后,丢进门洞,其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便足以把城门震开。只要城门开了,以唐军的实力,一鼓作气便可以荡平高昌。

  “千万不要害怕、”李牧把降落伞绑在乌斯满的身上,特制炸药包塞到他怀里:“这个东西叫做炸药,非常之金贵,提炼不易,制作也不易。只有这一个,多了没有。这一回能不能成,就看你了,你若立下此功,我保你至少一个郎将。从此以后,你再也不是马匪,而是大唐的将军,为了这,你敢不敢搏一搏!”

  乌斯满重重点头,实际他也没的选。他回到高昌之后,李牧便以关怀为名,把天煞盟众的妻子亲眷直系亲人都接去了长安,还把李世民曾赐给他的那五十顷地送给他们种,日子倒是过得不错,但谁都明白,这就是一种要挟的手段!和人质没有半分的区别!

  乌斯满有些后悔,但他也明白,做马匪是没有出头之日的,只有洗白了,后代子孙才能堂堂正正的做人。

  “侯爷请放心,乌斯满这条命是侯爷给的,哪怕豁出命去,也要替侯爷把事儿做成了!”

  “好!我备庆功酒等你!”

  李牧说罢,又详细地给乌斯满解释了一遍注意事项,看夜色已浓,感知了一下风向之后,便让三个热气球升空了。风吹着热气球缓缓飘过去,李牧把李重义叫来,让他通知李绩和侯君集二人,摒弃马匹,含枚疾进,看到敌军不要惊扰,围拢后按兵不动。待炸雷声响为号,一股脑冲杀进去。

  与此同时,高昌城外五里处,有一队人马也在忙活——他们在挖坑。

  城外若是隐藏人马,多少显得有点太过于明显了,为此鞠和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要在准备宴请李牧的大帐之下,挖出能隐藏人的土坑,届时李牧的人马一到,先把人陷入土坑之中,人要是落入了坑里出不来,还不是任凭自己这边捏扁揉圆么?

  :。:

欢迎大家访问:免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8xs.com/book/40667/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