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暑的夏季哪怕是夜幕下吹动的微风都透着一股热气。

  襄阳城墙上三五成群的士卒仔细的盯着漆黑的夜幕,襄阳城墙上时不时的射出几支火箭照亮了远处漆黑的夜幕。

  双手托着城垛,马超凝视着的远处漆黑的夜幕,仿佛黑暗中有一尊噬人的凶兽般正在隐藏着。

  “大哥!”

  沙哑而又坚定的声音传来,马超头也没回摇头道:“岱弟,赶紧休息会吧,待会还要值守。”

  熟悉的声音传来,仿佛再次回到了西凉那时的情景,马岱苦笑的伸出手掌擦拭着眼中的泪光。

  “大哥,岱愿尊大哥令。”

  只见马岱屹立在马超身后,坚定的沉声说道,而马超听闻后虽未回头但那肩膀却在颤抖。

  在马岱看不见的视角下,马超眼眶发红激动的双肩轻轻颤动,被排挤他憋屈但他能忍。

  毕竟他不是从一开始跟随刘备的,被关羽看不起他也认,因为关羽武艺不比他差,统率上更是隐隐压他一头,当然若是骑兵交战的话另论。

  可他最心酸最痛苦的是自家兄弟没有了当年在西凉时的情谊,简简单单的离间分化便令多年的兄弟产生隔阂。

  而马岱的一句话直接令马超充满了激动,强忍着眼眶内的泪光,深深吸了一口气,马超强壮镇定沉声道:“既然如此,那若大哥执意要叛出蜀汉呢?岱弟也跟随吗?”

  这句话不知压了多久,刚刚说出来后马超更是感觉了到了一股轻松。

  而身后的马岱听到这句话后,坚定的点头沉声道:“遵大哥令,弟只求日后莫要与蜀中为敌便可,虽然诸葛亮有分化嫌疑,但却是对弟有恩。”

  好!

  憋了好久马超终于吐出了一个字,顿时肩头上的压力倍减。

  “大哥,如今我你手中兵力虽有万余,但能信之人却不多,而且咱们的兵马根本没有掌控城门。”

  当马岱站在他的立场诉说着如今局势后,马超轻轻的摇头,“有的时候未必需要襄阳城破才能脱身建功。”

  马超的话马岱岂能不明白,摇着头轻声道:“粮草重地,更是由江东、还有汉王麾下心腹把守,咱们没有成功的机会。”

  缓缓转过身的马超淡淡的望着马岱,一字一顿道:“吾锦马超不是忘恩负义之辈。”

  “就算叛蜀,吾也不会枉做小人背后插汉王一刀。”

  风轻云淡的马超充满了自己的骄傲,这一幕更是令马岱坚定的一点头,双手抱拳沉声道:“诺!”

  唰唰~

  踏着大步马超再次在城头上开始巡视起来,而留在原地的马岱幽幽的望着他大哥的背影嘴角轻轻蠕动,发出了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

  “大哥,你还是闻名天下的锦马超,弟要给马家蒙羞了。”

  转过身来的马岱平静的望着远处的夜幕,对着远处的士卒轻喝道:“取弓来。”

  嘎吱~嘎吱~

  长弓在手缓缓拉成了满月,马岱眯着眼望着远处的漆黑的夜幕,箭矢头闪烁着火光,在所有人看不到的视线下,箭矢尾部手捏着的地方却刻着一个小字。

  嗡~

  箭矢刺破空气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在那一瞬间箭矢的尾部露出看来那清晰的字迹!

  降!

  一个简简单单的降字!然而箭矢脱弦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肉眼根本无法看到尾部的字迹。

  嗡嗡~

  连续对着远处的夜幕射出了三箭,马岱才缓缓放下了长弓,指着远处照亮之地大喝道:“都给本将激灵点,一箭之地绝对不允许出现敌军。”

  诺!

  身披皮甲的马岱冷静的转身开始巡视起来,没有人发现此时他的后辈已经被冷汗打湿首发

  三更时分!

  “大王,紧急军情!”

  正在床榻上休息的吕布猛然被惊醒,顿时睁开双眼的一瞬间看到了帐内贾诩与郭嘉的身影。

  炎炎夏季下,哪怕是晚上吕布此时额头都冒出了一阵汗珠,可此时却顾不上那么多急声询问道:“何事?”

  郭嘉透着坏笑,双手直接捧着一支燃烧过的箭矢递到了吕布身前。

  只见吕布眯着眼打量着这支羽箭,这是半支羽箭,从痕迹来看是烧断的。

  接过羽箭后,手掌缓缓触摸在羽箭部位,吕布眉头一挑,箭杆七分处明显侵湿了。

  也就说这支羽箭尾部的后半部分在水中浸泡过,因此没有燃烧殆尽。

  而箭矢的尾部早就露出看豁口,或者说早就被人开取过。

  拔掉尾部,箭杆后面明显是空虚的,露出了半截了丝巾,吕布缓缓打开观看后,顿时脸上露出了笑容。

  此时望着贾诩与郭嘉二人欣喜的神色后,吕布更是忍不住的一拍大腿大笑道:“哈哈~孤大事成矣。”

  这时的吕布哪还有一丝睡意,眉头连连挑动更是显示出他激动的心情。

  “此事还有何人知?”

  激动过后的吕布不由凝重的发问,郭嘉听后笑着摇头拱手道:“回禀主公,这支羽箭被咱们的斥候发现并未擅自拆开。”

  “当世吾与文和正在帐内议事,因此军中上下除主公外只有吾与文和知晓。”

  听完后的吕布突然露出了狐疑之色,犹豫的望着手中的丝巾,“文和,此是否会是诸葛亮之计也?”

  贾诩皱着眉头最后轻轻摇头道:“此事很难判断,毕竟马儿确实在蜀中不受待见。”

  说完这句的贾诩却是缓缓拱手,低着头一字一顿道:“真假又何妨,大王赌的起,更是损失的起,而荆州却赌不起。”

  虽然是炎炎夏季,但贾诩的话中却透着一股阴寒之气。

  一侧的郭嘉也是坚定的点头,他们已经不再是当年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了,仁慈之心早就学会了何时该用何时不该用。

  看着麾下两位心腹都赞成后,吕布脸色一凝直接沉声道:“好!那孤便赌上一赌。”

  “奉孝汝暗中持孤手令去军中令高顺暗中集结陷阵死士,这几日给孤养精蓄锐随时等待孤的军令。”

  诺!

  “文和,汝这几日盯紧了襄阳城,想必马儿还会有消息传来。”

  诺!

欢迎大家访问:免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8xs.com/book/40708/1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