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都是有一个度的,如果突破了这个度就会带来很大的麻烦,如今大明帝国越来越把这个度放在了门面上,那就是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是不可以触碰的。

  太子殿下离那个位置很近,如今他的座位就在那个位置的下方,虽然现在那个位置是空着的,他也不会坐上去,内心也许憧憬过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坐在那个位置,但是才刚过去的一天,太子就有了一些不同的想法。

  他读过很多史书,甚至还经过无数人的解读,将那些史书里的故事讲给他听,用不同的方式告诉他在过往皇帝与太子之间的关系,太子与兄弟之间的关系,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他皇家无情,天子无度。

  他有着自己的判断,当然也没有超脱大多数人的想法,从小衣食无忧,所以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去面对,去通过学习的方式来解答自己的疑惑。大明帝国有很多时候跟以往的朝代几乎没什么分别,本质上的情况就是一样的,只是后来有了不同的发展。

  大明帝国如今又有了和其他不一样的地方,比如科技的快速发展,比如人口的快速暴涨,又比如领土的急剧扩张,再比如民族的力量冲突。

  各种各样的情况出现之后,太子渐渐的理解了当初自己父皇的做法。

  大明天下是朱家的,大明天下也是天下人的,所以不可能完完全全将所有的力量都传在自己手里,他要把他放出去,让更多的人为这个国家认可,同时对这个国家作出贡献。

  看了一天的折子,听了一天的讲堂,从早到晚,他都在尝试着接受自己的这个新身份,太子和监国太子毕竟是两码事。

  就好像手中无剑和有剑不用,这两种情况差的可就远了。

  太子和其他人一样都在不断的熟悉着这个过程,留守今世的重臣们一个个都非常的清楚,如今并不是他们宣誓效忠的时候,他们要做的只是把自己的经验传达出去,同时用自己的经验帮助太子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在建文皇帝朱允文不在今世的这段日子里,将国事处理好。

  大明帝国毕竟是家天下,所以很多事情还是要以朱家的角度上来考虑,朝中重臣不管说什么,太子不会去反对,但也会坚持自己的意见,他们会通过不同的方式来获得妥协,最终让他们想要决定的事情,按照一定的比例和一定合理的程度推行出去。

  终于所有的大臣们今天的事情都做完了,太子也渐渐的摸到了规律,所以最终让群臣们还算是比较满意的离开了皇宫。

  看见所有的大臣慢慢的退了出去,太子终于松了一口气,伸了伸懒腰,伸旁立马有小太监上来给他披上衣服,但太子选择拒绝了。

  “本宫的那些伴读呢?”

  “回禀殿下,诸位伴读都在厢房候着,等候殿下召见。”

  确确实实不管他们在做什么,这个时候手里又有什么事,只要太子没有让他们离开,他们自然会老老实实的待在那里,至于能用自己手中的权限做多大的事,那可就不得而知了。

  除非他们很明显的违背规矩,否则的话,宫里的那些侍卫和太监们不会对他们做出过激的行为,更何况只要他们不挑战帝国的权威,不挑战公众的规矩,也没有人会指责他们的不是这样的事情也不会传到皇帝那边。

  “让他们都进来吧。”

  一声声的呼嚎声传了出去,不久之后就传到那一群少年二中。

  少年们一个个都非常的高兴,在今天他们来之前,家中已经不断的交代了,让他们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现,虽然平时与太子接触过多也有表现的机会,可是今天毕竟是第1次真正的在大殿上和太子正式沟通,那所代表的意义可就不一样了,也许这里面很多人最终都不会走上高官的位置,可是有这样一次经历总比没有要好。

  不管他们家中之前是怎么说的,现如今这一切都真正的考验着即将进来的那些人,今天的事情他们也有所耳闻,不过对于不同的人来讲理解是不一样的。

  方中愈的弟弟方中宪其实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太大的优势,毕竟太子殿下怎么想,他也只能猜到个大概,甚至方中愈,当时也建议过他不要过多的表现自己的意思,就算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现在也没有必要表态。

  当时的他有一些不理解,毕竟他陪在太子身边已经很多年了,当初兄长的意思就是如此,如今他离太子身边越来越近,甚至可以说太子最信的一批人中绝对有他的位置,可是这个时候方中愈却建议他不要做太多的事,因为在这个时候做任何事都有可能引起皇帝的不满。

  不要小瞧任何人,这是当初方中愈交给他的,甚至在宫里这句话更加成为一种定律。

  不管皇帝最后的打算是什么,只要最终的决定没有出来,现如今这一切宫里太子最大,所以他们必须要尽职本分,这个时候如果表现出太过谄媚的话,后期出现问题会更大,皇帝不一定会真正的怀疑自己的儿子,可是他一定会怀疑那些口出狂言的人,毕竟在这个时候呼有太子相当于动摇国本。

  可我不是谁都不应该这样做的,如果他真的这样做的话,说明这个人基本上就是心怀鬼胎的,谁都应该更加的注意一些。

  “见过太子殿下,殿下金安。””

  众人都在行礼,他们在太子身边久了,如果是换一个其他的地方与太子相见,自然不用这么拘束,可是这里毕竟是议事大厅是平常皇帝与诸位大臣商量国事的地方,如今他们能够进到这里已经是殊荣了。

  谁要是敢在这里耍大牌,甚至是做出一些不雅的事情,恐怕一辈子都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进到这个地方了,所以一个个都非常的小心谨慎,生怕自己刚刚出了什么差错,毕竟这里面的眼睛可是有很多的,不管他们之前怎么想,年轻的真的归年轻的,真的,可是到了关键时刻,他们依然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也许给家里的任何一个消息都可能会改变现如今的朝堂布局。

  建文皇帝朱允文是已经离开近视了,可不代表近视镜就没有他的眼睛,甚至可以说锦衣卫在这一刻扮演的角色不一定比其他人那么高明,可是就是事实的存在。

  “都起来吧,这里有位子直接坐上,这可是当朝重臣的座位,如今让你们也过过瘾。”

  太子殿下看到这一群玩伴,这里面有不少人都是跟着他,从小长到大的,彼此也互相了解,随着他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近,这里面肯定有一些人想法是不一样的,这一点太子殿下是非常的清楚的,这些年来他看到了无数次这样的现象,只不过一直没有向其他人说起过,更,何况如果他真的在这件事上过多的关注的话,容易引起其他的想法,在太子和皇帝面前更多的人当然是向着当今陛下的。

  陛下还很年轻,年轻到太子也许要很多年后才能登上地位,所以不管他这个时候表现的再如何都不会有其他的奖赏了,所以不管他是如何表现的,接下来的日子总是会要按照自己的方法去做的。

  太子在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也在看着这些人,这里面有不少是新柜子的,也有不少是前线将军的儿子,更有不少是商人的孩子,这些年来试读的队伍其实扩大了不少,从最开始的新贵之家到后来的商人子弟,这都是朝廷的一种态度变化,可是太子不会对这些人有什么虚情假意,毕竟他没有必要去向他们图谋什么,反而要防备的是别人向他通报什么。

  听闻太子的话,在下面的人表现不一,有人双眼放光,有人却在思衬太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还有不少人早已经看穿了所有的一切,就在那里等着。

  商人子弟毕竟对朝廷的想法没有那么多,但是耳濡目染也知道不少东西看到太子已经积极的让大家去做了,也挑选了自己的位置,恭恭敬敬的向太子行了一年之后就坐下了。

  放在自己的身体也会造成的,所以他们选择了对天气的角落,没有去跟其他人抢,当然他们也不在乎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心里很清楚,除了他们自己该干的如今的个人个个都有可能成为影响他们后来命运的人,虽然不至于像之前一样肆意打压,随便一声招呼就能让他们倾家荡产,可是如果他们用着自己的方式和你的条件下请求别人的帮助,也会给他们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

  所以他们也不会真的去跟那些人想,反而老老实实的站在自己的那个位置当做陪衬坐下来也不会影响到其他人,太子看了这些人,脸上依然带着笑容,心里确实有些叹气,本来他想着如今朝廷如此的重视商业贸易,自然也是希望能给这些人机会让他们真正的站出来,可是没想到他们却直接放弃了,就选择了最末位的位置。

  在座的几位商人子弟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商人,家的后辈在之前他们的子弟辈还有不少已经随着当今陛下南下,在建文皇帝朱允文的车队中扮演着一定的角色。

  现在他们根本就不知晓太子的想法,所以坐下之后只能等待着其他人,选好自己的座位,至少在他们没有丝毫经验的同时,在之前前辈所传达的经验,似乎有些不太够用的时候,他们只能等待着等待着下一步的改变。

  “都愣着干什么做呀。”

  太子又说了一遍,催促大家赶快做好这一天,其实他也挺累的,总是想把事情说完了再进行下一步的操作,所以在这个时候才开始说这一番话,当然他也是临时才决定看看大家有什么不同的表现,毕竟按照之前他所学到的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最终所选择的也不一样,得出的结论不一样,带来的后果自然也就不一样。

  之前他也知道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只是没有真正的去看过,所以这一次正好有机会做了一个小测试,现在看来确确实实如他们所说。

  越是轻松的能够改变一件事情的时候,就越是应该注意,毕竟对于更多人来讲,这所有的一切都和之前不一样了,朝廷最终所要做的就是和他们一起将这些事情做得更加容易一些,见过王迪朱颖文,在最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对于更多的情况也没有去了解,而太子殿下这个时候确实清楚的知道自己做的这件事情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渐渐的有勋贵子弟开始寻找自己的座位,有人向前,有人向后有人在左有人在右,总之按照自己的想法坐上了自己的位置,而那些位置在之前都是朝廷重臣的位置。

  太子殿下也在观看着每一个人的决定,方中宪还有之前那些和他顶嘴的那些人都有着各自明确的安排,方中宪以从低到高慢慢挑选了自己的位置。

  而其他人确实不一样,有人真的就选择离太子最近的一个座位,有人在中间位置左右徘徊,最终才下决心选中了自己左边的位置,总之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

  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现在似乎变得复杂了,里面有不少的聪明人看出了皇帝朱允文的儿子太子殿下的意思,也有人从头到尾都没有理解皇太子的意思,还沉浸在刚刚他们所做的那些事情当中,所以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的多多少少和其他人不一样,这也让他们明白了,在之前朝堂中所做的那些事情,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想法,因为从做作为这件小事上来讲,他们这些人都没有太多相同的答案更别说处理整个国家大事了。

  不管怎么样,到最终每个人也确确实实做到了位置。

欢迎大家访问:免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8xs.com/book/40715/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