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日军军官的手已经张开了。

  而他今天偏偏又戴了一双白手套,他的手现在正托着一个长不过一拃粗不过一握的一个长条形和饼状物。

  那是一个苞米面饼子。

  只是,此时这个饼子已经不是固有的白色了,而是黑色的,因为那上面已经沾上了黑色的稀泥。

  于是,那稀泥却又玷污了他那纤白如雪的手套。

  不过那日军军官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手套被黑色的稀泥弄脏了而惋惜。

  他却正饶有兴致的审视着这个外观上与众不同的苞米面饼子。

  这个饼子现在已是残缺的了,上面却是多了一个半月形的豁口。

  这名日军军官就是不用自己的嘴巴去比划却也知道,这个饼子已经被人咬过一口了。

  可是估计那个咬这个饼子的家伙也只是来得及咬了一口,然后这个饼子就被别人打掉了。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日军、把头、壮丁,却是都在看着眼前这个有着一副不苛言笑脸如僵尸般的日军军官。

  日军和把头们那肯定是听命的。

  如果这名军官现在命令他们把这些壮丁都杀了,那他们也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壮丁们的心情肯定是忐忑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官最大的家伙会如何对待他们这些擅自斗殴的人。

  参与斗殴的人已经被分开了。

  却恰恰就是雷鸣、耿殿才、耿殿臣站在了一边,而那伙来抢饼子的人则站在了另外一边。

  而他们这样站,固然是因为抢那苞米面饼子分成了“敌我”两个阵营,却也是把头们调查的结果。

  耿殿臣低着头偷偷瞥了一眼他的哥哥耿殿才。

  他们哥俩但凡有事都是耿殿才做主的。

  而此时耿殿才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弟弟的目光,他却是正在偷眼看着雷鸣的样子。

  雷鸣现在的模样真的很搞笑。

  在刚才的斗殴之中,他的棉袄都被别人给撕开了个口子,露出里面灰黑的棉花。

  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那棉花大多都是白色的,就象天上那洁白的云朵。

  可是那是指新棉花,而只要棉袄多穿了几冬里面便已吸满了无数的飞灰也就变成了灰黑色了。

  不过最好笑的还是雷鸣的脸,那张沾满了稀泥就如同被小儿涂鸦了一般的脸。

  所以,耿殿才根本不看不清雷鸣现在是什么表情。

  不过,他却注意到雷鸣的眼神好象瞟了一会儿他们对面的那名日本军官的军刀。

  耿殿才不是没有见识的人,他就算是看不懂那军官的军衔,却也识得那把刀。

  因为那把刀很考究。

  那刀鞘上镶着闪亮的宝石,有红有蓝的,那露出来的刀柄缠绕的丝线也很精致。

  日本人的军刀那可不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的银样蜡枪头。

  有如此考究华美的刀鞘,那刀鞘里的刀注定会是锋利无匹的!

  这个小六子在想什么呢,耿殿才想。

  这回为了争大饼子打了架却是又被日本鬼子给抓了现形。

  现在已经不是自己能否带着弟弟逃出壮丁营的事情了。

  而是,这日本鬼子是否会把自己这一方人数少的三个人直接给毙了来个杀鸡儆猴!

  “你们是为了争这个?”这时那名军官突然就说话了。

  而他这一说话却是让所有壮丁的心中都是一惊,这个日本军官难道是中国人吗?他的汉语怎么会说的这么好?!

  耿殿才甚至又偷瞥了一眼那军官的肩章,没错,这肩章是日军的。

  以耿殿才对日军的了解,日军是绝对不会允许伪军穿日军军装的。

  那么,日军之中竟然有把汉语说的这么好的人吗?这小日本鬼子也太难斗了!

  耿殿才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皇军在问你们话呢!”这时旁边却是有一名日军军官也用汉语大声呵斥道。

  他说的竟然也是汉语,而且那语调离中国人亦不远矣!

  “他们偷带吃的进来!”这时雷鸣他们对面的那些壮丁中有人斗胆回答了一句。

  就那名壮丁说了这句话后,现场突然就又变得一片寂静起来。

  可是,此时耿殿才的心中已是我艹了起来!

  汉奸啊!

  日本鬼子还没有把刀架在你脖子上呢,可是,汉奸就这样产生了!

  那怎么争大饼子那也是中国人内部的事情,你为了那口大饼子就这样把别人供出去了吗?

  对这名没有骨气的壮丁不满的显然不只是耿殿才。

  雷鸣的脸被稀泥盖上了看不出是个什么表情来。

  可是耿殿才却又注意到对面有几个壮丁虽然低着头,可是脸却已经胀红了。

  而这几名壮丁之中有一个膀大腰圆的,那人就是先前被雷鸣给绊了个跟头的那个。

  那人虽然低着头却还是不满的斜视了一眼那个主动答话的壮丁。

  “哪伙打赢了?或者说哪伙厉害呢?”那名日军军官的脸色依旧是那样的冷漠。

  可是,没有人注意到,那日军军官此时的眼中却已经有了隐隐的笑意了。

  支那人哪,到底是支那人啊,你们的骨气在哪里?怎么就让我这样瞧不起!

  “他们!”那名先前答话的壮丁伸手就一指雷鸣他们几个。

  那名壮丁真的是让在场还有骨气的壮丁们恨的牙直痒痒啊!

  可是,他们除了脸胀的通红和眼神中的不甘与愤怒外又能做什么呢?

  日军的机枪和步枪可是都对着他们呢!

  其实就是不用那名壮丁指这一手指头,日军和把头们却也能看出确实是雷鸣耿殿才这伙人少的占优了。

  只因为雷鸣虽然样子狼狈可是却站的好好的呢。

  耿殿臣的眼角上青了一块,那是被别人打的。

  耿殿才却也只是身上有几个大泥脚印了,那自然也是被别的壮丁给踹的。

  可是,对面的壮丁之中却有好几个壮丁现在都站不稳了,却是被别人架着呢!

  很明显,雷鸣这头的三个人那都是会打架的主儿的。

  他们以少打多,那要是下手不够狠,那可真的就会被人家打倒在地只有抱脑袋的份儿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名日军军官却突然动了。

  他左手依旧托着那个脏了巴唧的还被人咬了一口的大饼子,可是,他的脚步却已经向雷鸣他们三个走来了。

  当这个日军军官在雷鸣他们三个人面前站定的时候,他的右手忽然就攥在了身侧的那把装饰考究而又奢华的刀柄上!

  然后,就听“呛”的一声,那名日本军官竟然抽刀了!

  在这一刻时间真的就仿佛静止了一般,所有壮丁都在盯着这名日军军官手中的那把刀。

  那把刀只出鞘了半截,但却在中午的阳光下闪着凛凛的寒光,就仿佛此时的季节从早春却是又回到了那让人瑟瑟发抖的寒冬!

  刀只拔出了半截就静止了,可是这名日军军官的目光却动了起来。

  在自己拔刀的刹他的目光却是飞快的从包括雷鸣在内的这些壮丁的腰侧闪过。

  壮丁们并不知道就在这一刻,他们的反应却已都是被这名日军军官收入了眼底!

  这名日军军官看的是什么,他看的是这些壮丁垂在腰侧的双手。

  在他拔刀的这一刹那,他看到有的壮丁的手是茫然不知所措的,换言之那就是没有反应过来的。

  而有的壮丁手却已经攥成了拳头,或者没有攥成拳头可是那手一紧却也是在蓄力了。

  而这两种都是人本能的反应。

  “哈哈哈”,这名日军军官忽然咧嘴大笑了起来。

  可是,他这一笑却也是如此有特点。

  虽然他在笑虽然他脸上也笑出了褶,可是却依然难掩他那种发自己骨子里的对生命的冷漠!

  “呛!”的一声,那军官笑罢,他却把手中的刀回鞘了,他并没有把刀抽出大开杀戒。

  然后他竟然把左手中的块脏了巴唧的大饼子向雷鸣抛了出去。

  雷鸣此时正看着这名军官,他略动了下。

  不过,他却并没有伸手去接,凭由那个梆梆硬的原本属于他的大饼子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们三个!”那个日军军官一指雷鸣、耿殿才、耿殿臣。

  “还有他!”那个日军军官又一指雷鸣他们对面一个膀大腰圆的壮丁,那个壮丁却正是最初被雷鸣绊倒的那个。

  “还有他!”那个日军军官这回指的却是那个刚刚答过他话的那个壮丁。

  “把他们五个单独关起来!别让他们跑了,我有用!”那个军官大声命令道。

  :。:

欢迎大家访问:免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8xs.com/book/40718/1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