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令崩溃了,他真的脑袋要炸开了。唐宁爆的料是一个接一个,他虽然有所准备,但他压根就没想到,唐宁能够追查到严知纲哪儿去。

  他早就和严知纲打好了商量,如果真有一天东窗事发。就由他背下所有的黑锅,在这之后,严知纲能保他三个儿子一辈子的融化富贵,还答应他,一定会将其中一个送上大宋国的朝堂上。

  想当年,县令也是一个意气风发的读书人。他参加科举,一心的报效国家,希望能够站在那代表着大宋国最高权力中心的垂拱殿上,给皇帝出谋划策。

  但现实是残酷的,他虽然通过了科举,却也只是被分配到一个小县城当普通的官吏。

  不过他没有失望,他觉得只要努力,就能有所回报。

  事实也是如此,通过努力工作以及讨好上司,没过几年,先前的县令被调走,走之前写了封信举荐他接任县令。

  他得偿所愿,坐上了县太爷的宝座。他以为这是自己迈向成功的第一步,却没曾想,这是他的最后一步。

  接下来的四十多年,他一直坐在这个宝座上没挪过坑。身边的副手来了又走,官吏走了又换,唯独不变的,就是坐在县太爷宝座上的他。

  从一开始的意气风发到最后的心灰意冷,这里面他经历了多少酸甜苦辣,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从一个奋发向上的官员转变成一个中饱私囊,与强盗勾结的贪官的过程是如此的自然,就像是已经安排好的事情在自然而然的发生一样。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得以与严知纲结识,后面发生的事情,就不再赘述。总而言之,当严知纲提出这个条件的时候,他完全难以拒绝。

  他知道这条路有多么的艰难,他知道对于自己资质平庸的儿子来说,这条艰难的路会布满各种各样的荆棘与坎坷。

  但是有了严知纲……只要有严知纲的帮助……

  唐宁看着泣不成声的县令,抿着嘴坐回了椅子上。

  五十岁的男人,脸上的皱纹都不是一条两条的。就这样的一个男人,趴在地上哭得跟个孩子一样。

  唐宁并不同情他,只是唐宁有些感慨。

  这个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有的人天资聪颖,有的人朽木难雕。努力能够改变命运,但那也只适用于少数幸运儿。

  如果努力有用的话,这个世界需要天才做什么呢?

  大多数的人都是组成芸芸众生的一部分,他们有着各自的不幸,和殊途同归的快乐。

  县令想要为自己的儿子谋一个出路,但最终他还是没法战胜懦弱的自己

  ,把一切都如实说了出来。

  于是他趴在地上痛哭流涕,他葬送了自己儿子的前程,也埋葬了自己剩余不多的人生。

  林威见他哭得凄惨,别过头去不看他。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老祖宗留下来的俗语,总是那么的有道理。

  衙役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面门儿清的就开始不动声色的往门外走。

  正当他们摸到门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先是捕头火急火燎的进来了,屁股后面跟着十几个衙役,也都脚步匆匆的往县衙里面走。

  紧接着,又是十几个商人打扮的家伙。只不过他们腰间的大刀看上去可不像商人那么好说话。

  其中一人背着一具还在滴答淌血的尸体,眼尖的已经看见了,那就是县城里唯一一家客栈的掌柜,万全有。

  捕头与一众衙役匆匆进入大堂,耳听哭声,又见唐宁坐在上首位一言不发。心中便知道,那一定就是丹阳侯了。

  于是捕头赶紧单膝跪地抱拳道“景城县捕头宁震拜见丹阳侯!”

  衙役们也都纷纷单膝跪地抱拳,自报名号,再在后面加上一句拜见丹阳侯。

  唐宁瞥了一眼这群人,点点头道“起来吧,诸位为县里操劳,辛苦了。接下来县内事务在朝廷派人来之前,都由本侯指派的人接手掌管。

  那个捕头,你叫宁震是吧?”

  捕头激动的道“是!小人便是宁震。”

  “本侯现命你为权景城县县令,在朝廷派人赴任前,就由你来负责县内大小事务,即刻生效,你明白了吗?”

  宁震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丹阳侯,那裴县令呢……”

  “他啊?”唐宁瞅了眼还在抹眼泪的县令,笑道“他要升官了。”

  “……”

  说罢,唐宁起身走了下来。拍拍施广德副手的肩膀道“辛苦了。”

  副手心知唐宁之所以会现身完全就是给自己擦屁股的,听唐宁说‘辛苦了’这三个字,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扑通一声往地上一跪,羞愧的道“大帅,属下办事不力,还请大帅责罚!”

  唐宁嘿嘿一笑道“你想得美,我才懒得罚你。等回去之后,让你们高指挥使亲自罚你,要我来罚,肯定是要比你们高指挥使的惩罚更温和,你别想从我这占便宜。”

  那副手崇拜的看着唐宁,心中暗想,不愧是百战百胜的丹阳侯,自己心里想什么,他都清清楚楚。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有这般厉害的读心术,或许就是他能够所向披靡的原因吧!跟着这样的主帅作战,真是太幸运啦!

  “好了,闲话少说。我没见施广德,他去哪儿了?”

  副手就把情况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说了一遍,唐宁听罢点点头道“看来施广德不太走运啊……也罢,你现在把那个县令带到牢里面去候审,再去派人去通知万全安,叫他来认领尸体。

  哦对了,顺便给弟兄们弄点吃的回来,忙了一上午估计大家都饿了,官家也不差饿兵,先吃点东西,一会儿也好干活。”

  副手应了一声便下去安排,不多时,平夏营的士兵们便分散开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宁震看着两个平夏营士兵把面如死灰的裴县令拖走,心里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儿。往日自己想要做事的时候,都是这个家伙把自己拦住,不让自己去做。

  现如今,他被关到了大牢里面,自己应该高兴吗?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宁震觉得自己怎么都开心不起来,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城中发生骚乱,万全安在城外的山寨上自然不清楚。这家伙还在搂着一个女子,光着屁股睡大觉,忽然就有个喽啰跑进来道“报~大王!快醒醒,外面有人找您!”

  “谁啊?”万全安骂骂咧咧的爬起来“让他滚!搅老子清梦。”

  “哦!”喽啰答应一声就跑出去赶人,万全安躺下接着睡。

  刚要睡着,那喽啰又跑回来了“报~大王!他说他是霸天虎,他要见您!”

  万全安一个激灵就从床上爬起来了“你说什么?他是霸天虎?”

  “是的,他是这么说的。”喽啰点点头。

  万全安赶紧穿衣服,这霸天虎的暗号是唐宁给他安排的。为了防止消息泄露,唐宁告诉万全安如果有人说他是霸天虎,那就一定是他派去的人。

  穿好衣服一骨碌跑到外面去,那喽啰想跟着,却被万全安制止了。

  “老子有事去做,你留下来看家。”

  “哦。”喽啰失落的点点头,随后就看着万全安离去。

  霸天虎……哦不,是平夏营的士兵在寨子外面见了万全安就说道“走,去县衙,侯爷要见你。”

  “什么?”万全安大惊失色“俺是山贼,你让俺去县衙,不是让俺往火坑里跳吗?”

  “放心吧,现在县衙是侯爷做主。”士兵冷笑一声“顺便告诉你,你的弟弟死了,县令也被抓进了大牢里面。”

  “……”

  。

  :。:

欢迎大家访问:免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8xs.com/book/40740/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