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的那些个文人士大夫们,不能说他们没能力,只能说他们的能力没用对方向。具体到阮大铖,魏公公便希望对方能够好好发挥自己的特长为国家建设添砖加瓦,而非光给后人留下文艺作品,于国家大事却无寸功。

  这也是公公有感阮大铖忠义精神所以特加照顾的原因,全然不是阮大铖自己以为的那般。

  历史上阮大铖闻马士英在太湖抗清而死,遂跳崖自尽,死后被清军戮尸,吊于杭州城外曝尸三日,不能不说是忠义。然而,如此忠义之人却叫人编排成汉奸,也是历史之悲哀。

  客观来讲,阮大铖在天启和崇祯两朝表现,当得品格不足一说,其执政才能也很有限,但这家伙颇有才华,尤善词曲,给后世留下了不少宝贵的艺术财富。

  因此,魏公公就希望阮大铖好好发挥下自己的文艺特长,给皇军好好的编编戏,谱谱曲,搞一些文艺创作。将来条件允许,有可能的情况下,阮大铖直接可以组织一些大型活动嘛。就跟后世的国师一样,搞些鼓舞人心的场面出来,激励一代代的皇明百姓奋勇向前。

  魏公公认为,对于皇明而言,对于汉民族而言,文艺工作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灵魂。纵观古今,文艺工作不仅仅是丰富民间故事,丰富百姓生活,更承载着对历史的记录,对英雄的表扬。

  这个作用在当前皇明社会发展中一直被漠视,眼下市面上充斥的多是金什么梅之类的艳*情小说,虽说这是因为高度经济发达导致的小市民化的典型表现,是民风开放和自由的表现,但这些表现却是隐藏在极大危机之中的。

  魏公公希望文艺工作要在他手中重视起来,发扬起来,他希望能够多涌现一些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创作出一些新时代的文艺作品,指引和支撑皇明百姓富起来、强起来,走向国际,迈向未来。

  文艺工作和宣传工作虽然是两件不同的事,但本质上是互通的,文艺担负宣传工作,宣传工作要靠文艺,二者缺一不可。

  所以,阮大铖接到通知,陪同魏公公一起出席庆祝海事特区成立一周年文艺晚会。同时接到通知的还有黄尊素和涂一臻。

  庆祝海事特区成立一周年文艺晚会由提督海事衙门和江南镇守衙门、以及大明皇帝亲军歌舞团联合举办。

  当天,在特区的两大衙门奉御以上太监、百户以上官员、书记官、大本营参谋人员及特区各商会主要负责人、百姓代表、工匠代表,以及1200名皇军官兵共同观看了晚会。

  出席观看晚会的还有御马监、内官监、尚衣监、浣衣局、兵仗局、宝钞司、混堂司、惜薪司、钟鼓司、御用监、尚膳监、直殿监、银作局、巾帽局,针工局、内织染局,酒醋面局,司苑局、尚宝监十九家单位在特区主要负责人等。

  晚会在中正大饭堂的人民楼举行。

  举办这场晚会的主要目的,就是魏公公希望大家能够一同回顾海事特区成立一年来所取得的成就,从而起到一个振奋人心作用,为正在进行的三省联兵进取东番提供一个良好的舆论环境。

  人民楼礼堂已经被布置一新,楼内灯光璀璨,红旗招展。

  二楼眺台高高悬挂着一条横幅,上书“紧密团结在皇帝陛下周围,高举皇明旗帜,在以魏公公为首的大明皇军带领下向着大海进军!”

  舞台正中央,则悬挂着皇明国号“大明”二字,“大明”的下方则是字体略小的当今陛下的年号“万历”二字。

  舞台前方,242盆鲜花依次排开,象征大明开国至今已有242年。舞台两侧,则是42名身着飞鱼服的锦衣校尉,他们气宇轩昂、挺胸按刀,目视正前方,象征我皇帝陛下登基在位42年。

  酉时三刻,在皇军礼乐队欢快的乐曲声中,魏公公等特区主要官员步入礼堂,与在场为特区商业繁荣做出贡献的大江南北商会代表亲切握手,向他们致以崇高敬意,全场立时响起热烈掌声。

  “辛苦了,晚上和我睡。”

  在和泰州商会负责人王月娥握手时,魏公公在对方耳畔如此低语。

  “坐,大家坐嘛,咱请大家来是看文艺演出的,可不是叫大家伙来受罪的。”魏公公的风趣引得在场官员和代表们发出轻松的笑声。

  随后,晚会在由钟鼓司组织的皇军艺术团编排的歌舞《万岁,大明》中拉开序幕。

  《万岁,大明》结合了时下流行的杂剧表演形式以及魏公公提出的文艺创新手段,将我皇明自太祖开国至今的辉煌过去一一展现在观众面前。

  表演结束后,魏公公带头站起,向着北方喊出发自肺腑的声音:“大明万岁、陛下万岁!”

  “大明万岁、陛下万岁!”

  在场一千余观众齐致呐喊,那是出自内心深处的呐喊,那是世间最诚挚的呐喊!

  “这个画面一定要画好!”

  此次文艺晚会总负责人、江南镇守衙门分守张华激动的吩咐身边的两个画师。

  晚会继续,随后表演的节目有《天子万万岁》、《战地之歌》、《魏公公来到我们身边》、《万水千山总是情》等节目,表演者大半来自皇军歌舞团,少部分来自江南各地青楼,其中更有花重金从南都秦淮河请来的花牌。

  “集之,你看这些节目如何?”

  “还可。”

  阮大铖不愿昧着良心回答魏公公这个问题,在他看来,这些唱唱跳跳的节目一点也没有意思。

  “集之在想什么,咱家知道咧。呵呵,文艺节目呐,咱家看,阳春白雪要得,这下里巴人也要得噢。只有百姓喜闻乐见,只有百姓听得懂,看得明白的,就是好曲子,好表演。”

  魏公公转过头去,继续观看节目。如何转变阮大铖的思想观,如何将他的特长发挥出来,是个水磨工作。

  一方面,魏公公希望阮大铖能够主动积极投入新时代文艺工作,另一方面,他又不希望阮大铖将戏曲当成文艺工作的唯一方式。

  只有互相结合,才是王道咧。

  “爹,下个节目是儿子从秦淮河请来的头牌演唱的。”坐在魏公公身后第二排的赵宝乐往前凑了凑身子,一脸谄笑的附在义父椅子边说道。

  附近的一些官员和将领听了赵宝乐所说,顿时一个个脸上有异样色情,尤其是黄本素等文人。

  “噢,这个好,这个好啊。”

  魏公公知道部下们在想什么,不就是想请一个**的来在这么正式的场合唱歌有点不合适么。

  他老人家开怀一笑,右手轻抬,对身边那些脸上有异的部下们说道:“秦淮河讨生活的不是什么下贱的勾当,人家也是靠本事吃饭咧。好比这位头牌姑娘,没点本事她能做头牌?所以啊,你们不要小瞧人家,看不起人家,也不要乱想,安安静静的听人家唱歌就是。”

  “还有,你们要记住一点,任何市场供求关系决定的买卖,只要不犯大明的律令,便不当受道德的谴责。”

  魏公公这句话有些深奥,引得不少人思量什么叫市场供求关系,这个说法似乎没在魏公公文集和讲话集中看到过啊。

  得好生钻研一下这个什么市场供求关系,下次公公再提起来,好能说上几句,涂一臻如此想道。

  台上由秦淮河清雅楼头牌林大家演唱的正是被魏公公亲点为皇军歌舞团保留节目的《唱支山歌给公公听》,这首歌曲取材于广西山歌,结合了魏公公艰苦创业的过程和精神,将魏公公亲民爱民、为国为民的大公无私形象完全展现出来,又形象的表现了百姓和皇军官兵对魏公公的深深爱恋,搏得在场观众不断叫好。

  演唱结束后,会场再一次响起热烈的掌声。

  晚会的最后,是100名歌舞团姑娘和200名皇军第二旅团官兵共同合唱的《皇道乐土之歌》,在男声和女声的演绎中,在场观众无不感到热血澎湃。

  整台晚会持续一个多时辰,结束后,魏公公带领两大衙门官员、皇军将领走上舞台,向参与表演节目的文艺工作者致以慰问。

  当走到演唱《唱支山歌给魏公公听》的表演者面前时,魏公公停了下来,亲切的拉过对方的手,高兴道:“你刚才唱的很好,咱家听着很是高兴咧。”

  二十多岁的林姑娘生的极是漂亮,又是风月场上的人,自是知道当如何表现。

  魏公公是越看越喜欢,握着对方的手都有点舍不得松开。终是为了形象,无奈放开林姑娘的手,可松开的时候右手食指却在人林姑娘掌心里轻轻揉了一下,眼神也极其炽热。

  这可把林姑娘吓坏了,她是收了钱来表演,可没说还要陪个太监睡觉啊。这要是个正常当官的,陪就陪了,可这人偏生是个太监,叫她如何陪。

  秦淮河里不是没有太监来耍过,可听那些陪过的姑娘们说,那些太监都很...都很要死呢。越是官大的太监就越是要死,疯起来都拿拳头往里捅,吓也把人吓死了。

  林姑娘好不容易才努力当上头牌,这才不到半年,可不敢把身子给搞坏,因而那小心脏呢真是扑通跳的厉害。

  好在,魏公公还是有分寸的,他是好这个林姑娘,或者说好嫖,但对方的身份注定他不可能暴露身体的秘密,因而也就小小的调戏一把。

  ..........

  次日,黄尊素和涂一臻接到大本营的魏公公指示,命他们二人就庆祝特区成立一周年文艺晚会写一篇稿子,等《皇明日报》办起来后做为首稿刊发。

  黄、涂二人不敢怠慢,连忙提笔疾书,可是接连写了四篇稿子都被魏公公打了回来,说是写的还不够好。

  并且,魏公公表示,《皇明日报》是面向皇明百姓的,所以文章不能八股,得平白直叙,得让那识字的看得懂,也得让那不识字的听得懂。

  “要口语化,老百姓讲什么话,你们呐就用什么话来写,嗯,咱看呐,就叫白话文吧。”

  魏公公首次提出了白话文这一概念。

  读书人嘛,脑袋瓜子聪明,先前不知道为什么稿子通不过,现在知道原因了,黄尊素和涂一臻自然是立即改正。

  在反复数次修改之后,涂一臻的稿子终是得到了魏公公的首肯,因为涂的稿子完全符合魏公公的要求,其稿名《伟大的变革》。

  稿件定下的当天,在特区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情况下,魏公公秘密登上了座船东亚号,目的地是浙江的定海卫。

  浙江总兵施德政、参将沈有容等官兵五千余人已在日前进抵定海卫,他们奉浙江巡抚高举之命联合江南皇军一同攻打东番。

欢迎大家访问:免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8xs.com/book/40763/1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