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难道不是因为那什么瑶池圣水?”

  大理寺正厅,听刘德威发问,李泽轩愣了片刻之后,下意识地回道。

  关于瑶池圣水,在回云山之前李泽轩就听李泰在电报中提起过,说是什么能包治百病,被人给传的神乎其神的。当然,李泽轩也不得不承认天龙教的确手段高明,因为世人大都贪生,尤其是对于那些身染重病、无药可医的病人,如果有机会活下去,他们可能什么都愿意干!

  天龙教以瑶池圣水激发了百姓们贪生的欲念,所以天龙教才能在短时间内吸纳到如此多的教众!

  谁知,刘德威闻言,却摇了摇头道:“永安侯,你真的相信这世上有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或者瑶池圣水吗?”

  李泽轩皱了皱眉,果断答道:“本侯自然是不信这些的!天地生万物,万物既能相生,也能相克,所有的药物都是对症治疗,生了什么病,就得用什么药,若是有人说有一种药能包治百病,那这个人肯定是个骗子!”

  二十一世纪的医疗条件那么发达,都还有那么多无法治愈的绝症,在医疗条件落后的大唐,怎么会有包治百病的神药呢?李泽轩打死都不会相信这些鬼话的!

  闻言,刘德威捋须笑道:“呵呵!岂止永安侯你一人不相信?但凡稍微有些医药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那瑶池圣水能够包治百病!安德忠身为当年太上皇身边的大总管,见识、阅历何等广博?岂会不知道这点?再说,安德忠本人身体康泰、而且也没听说他有什么卧病在床的家人,所谓的瑶池圣水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

  听刘德威这么说,李泽轩猛地一怔,因为他觉得刘德威说的很有道理,之前百姓们因为瑶池圣水而争先恐后地想要加入天龙教,他便下意识地以为所有加入天龙教的人都是因为天龙圣水了!但他却忽略了最基本的需求问题,很多人,其实并不相信、也不需要天龙圣水!比如说安德忠!

  “那依刘寺卿之见,安德忠背叛朝廷、助纣为虐的根由是什么?”

  沉默片刻,李泽轩正色道。

  刘德威捋了捋须,目光闪烁道:“人心说复杂它很复杂,说简单的话,它也很简单!世人逐利,不是为了命,便是为了财或者名!安德忠久居深宫,如今即便是已经失去圣眷,想必也不会缺钱,所以他这不为命,也不为财,那便是为了名了!”

  “为了名?”

  李泽轩皱了皱眉,狐疑道:“您的意思是,安德忠妄想凭借着天龙教的力量,东山再起?”

  “极有可能!”

  刘德威点了点头,道。

  李泽轩捏着下巴,沉吟片刻后忍不住道:“但安德忠凭什么如此笃定天龙教能帮他东山再起?当今朝廷兵强马壮,长安城更是城高墙厚,天龙教别说只有几万兵马,就算是有十万,想要攻破长安城只怕也是痴心妄想,安德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要去铤而走险?”

  刘德威忍不住感叹道:“说来说去,都是人的贪欲在作祟啊!不过永安侯你的质疑也不无道理,安德忠如此笃信天龙教,背后定然还有其他隐情!其实在你回长安的前几天,老夫便感觉到这长安城中似乎有一股暗流在涌动,老夫也派了不少大理寺的人暗中去查,但最终什么也没有查出!现在想来,天龙教应该自数日前就开始在笼络一些朝廷官员、宫中太监了!长安城,现在的确已经被天龙教给渗透的千疮百孔了啊!”

  李泽轩若有所思道:“我感觉这天龙教的龙首,身份肯定非同寻常,但李统领在信上丝毫没有提及跟天龙教龙首有关的任何信息,不过这也说明此人在天龙教中定是异常神秘,没有以真面目示人!不排除还有一种可能,他的身份才是安德忠这些人选择投靠天龙教、背叛朝廷的关键!”

  刘德威闻言,忍不住眼睛一亮,他沉声道:“没错!老夫私下里也曾这样猜测过,只是老夫实在想不通,天龙教的龙首究竟是何身份,才能让安德忠这样的人毫无保留地俯首称臣?”

  李泽轩皱眉想来想去,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无奈道:“事到如今,若想查出真相,只能等常平和孙廷尉他们抓到安德忠的同党后再好生审问了!”

  刘德威没有应声,他只是忖着下巴在出神地想着问题,正厅内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刘德威面色一变,忽然出声道:“天龙教的龙首,莫非跟他有关?”

  ………………………………

  “这难道不是因为那什么瑶池圣水?”

  大理寺正厅,听刘德威发问,李泽轩愣了片刻之后,下意识地回道。

  关于瑶池圣水,在回云山之前李泽轩就听李泰在电报中提起过,说是什么能包治百病,被人给传的神乎其神的。当然,李泽轩也不得不承认天龙教的确手段高明,因为世人大都贪生,尤其是对于那些身染重病、无药可医的病人,如果有机会活下去,他们可能什么都愿意干!

  天龙教以瑶池圣水激发了百姓们贪生的欲念,所以天龙教才能在短时间内吸纳到如此多的教众!

  谁知,刘德威闻言,却摇了摇头道:“永安侯,你真的相信这世上有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或者瑶池圣水吗?”

  李泽轩皱了皱眉,果断答道:“本侯自然是不信这些的!天地生万物,万物既能相生,也能相克,所有的药物都是对症治疗,生了什么病,就得用什么药,若是有人说有一种药能包治百病,那这个人肯定是个骗子!”

  二十一世纪的医疗条件那么发达,都还有那么多无法治愈的绝症,在医疗条件落后的大唐,怎么会有包治百病的神药呢?李泽轩打死都不会相信这些鬼话的!

  闻言,刘德威捋须笑道:“呵呵!岂止永安侯你一人不相信?但凡稍微有些医药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那瑶池圣水能够包治百病!安德忠身为当年太上皇身边的大总管,见识、阅历何等广博?岂会不知道这点?再说,安德忠本人身体康泰、而且也没听说他有什么卧病在床的家人,所谓的瑶池圣水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

  听刘德威这么说,李泽轩猛地一怔,因为他觉得刘德威说的很有道理,之前百姓们因为瑶池圣水而争先恐后地想要加入天龙教,他便下意识地以为所有加入天龙教的人都是因为天龙圣水了!但他却忽略了最基本的需求问题,很多人,其实并不相信、也不需要天龙圣水!比如说安德忠!

  “那依刘寺卿之见,安德忠背叛朝廷、助纣为虐的根由是什么?”

  沉默片刻,李泽轩正色道。

  刘德威捋了捋须,目光闪烁道:“人心说复杂它很复杂,说简单的话,它也很简单!世人逐利,不是为了命,便是为了财或者名!安德忠久居深宫,如今即便是已经失去圣眷,想必也不会缺钱,所以他这不为命,也不为财,那便是为了名了!”

  “为了名?”

  李泽轩皱了皱眉,狐疑道:“您的意思是,安德忠妄想凭借着天龙教的力量,东山再起?”

  “极有可能!”

  刘德威点了点头,道。

  李泽轩捏着下巴,沉吟片刻后忍不住道:“但安德忠凭什么如此笃定天龙教能帮他东山再起?当今朝廷兵强马壮,长安城更是城高墙厚,天龙教别说只有几万兵马,就算是有十万,想要攻破长安城只怕也是痴心妄想,安德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要去铤而走险?”

  刘德威忍不住感叹道:“说来说去,都是人的贪欲在作祟啊!不过永安侯你的质疑也不无道理,安德忠如此笃信天龙教,背后定然还有其他隐情!其实在你回长安的前几天,老夫便感觉到这长安城中似乎有一股暗流在涌动,老夫也派了不少大理寺的人暗中去查,但最终什么也没有查出!现在想来,天龙教应该自数日前就开始在笼络一些朝廷官员、宫中太监了!长安城,现在的确已经被天龙教给渗透的千疮百孔了啊!”

  李泽轩若有所思道:“我感觉这天龙教的龙首,身份肯定非同寻常,但李统领在信上丝毫没有提及跟天龙教龙首有关的任何信息,不过这也说明此人在天龙教中定是异常神秘,没有以真面目示人!不排除还有一种可能,他的身份才是安德忠这些人选择投靠天龙教、背叛朝廷的关键!”

  刘德威闻言,忍不住眼睛一亮,他沉声道:“没错!老夫私下里也曾这样猜测过,只是老夫实在想不通,天龙教的龙首究竟是何身份,才能让安德忠这样的人毫无保留地俯首称臣?”

  李泽轩皱眉想来想去,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无奈道:“事到如今,若想查出真相,只能等常平和孙廷尉他们抓到安德忠的同党后再好生审问了!”

  刘德威没有应声,他只是忖着下巴在出神地想着问题,正厅内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刘德威面色一变,忽然出声道:“天龙教的龙首,莫非跟他有关?”

  ………………………………

  “这难道不是因为那什么瑶池圣水?”

  大理寺正厅,听刘德威发问,李泽轩愣了片刻之后,下意识地回道。

  关于瑶池圣水,在回云山之前李泽轩就听李泰在电报中提起过,说是什么能包治百病,被人给传的神乎其神的。当然,李泽轩也不得不承认天龙教的确手段高明,因为世人大都贪生,尤其是对于那些身染重病、无药可医的病人,如果有机会活下去,他们可能什么都愿意干!

  天龙教以瑶池圣水激发了百姓们贪生的欲念,所以天龙教才能在短时间内吸纳到如此多的教众!

  谁知,刘德威闻言,却摇了摇头道:“永安侯,你真的相信这世上有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或者瑶池圣水吗?”

  李泽轩皱了皱眉,果断答道:“本侯自然是不信这些的!天地生万物,万物既能相生,也能相克,所有的药物都是对症治疗,生了什么病,就得用什么药,若是有人说有一种药能包治百病,那这个人肯定是个骗子!”

  二十一世纪的医疗条件那么发达,都还有那么多无法治愈的绝症,在医疗条件落后的大唐,怎么会有包治百病的神药呢?李泽轩打死都不会相信这些鬼话的!

  闻言,刘德威捋须笑道:“呵呵!岂止永安侯你一人不相信?但凡稍微有些医药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那瑶池圣水能够包治百病!安德忠身为当年太上皇身边的大总管,见识、阅历何等广博?岂会不知道这点?再说,安德忠本人身体康泰、而且也没听说他有什么卧病在床的家人,所谓的瑶池圣水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

  听刘德威这么说,李泽轩猛地一怔,因为他觉得刘德威说的很有道理,之前百姓们因为瑶池圣水而争先恐后地想要加入天龙教,他便下意识地以为所有加入天龙教的人都是因为天龙圣水了!但他却忽略了最基本的需求问题,很多人,其实并不相信、也不需要天龙圣水!比如说安德忠!

  “那依刘寺卿之见,安德忠背叛朝廷、助纣为虐的根由是什么?”

  沉默片刻,李泽轩正色道。

  刘德威捋了捋须,目光闪烁道:“人心说复杂它很复杂,说简单的话,它也很简单!世人逐利,不是为了命,便是为了财或者名!安德忠久居深宫,如今即便是已经失去圣眷,想必也不会缺钱,所以他这不为命,也不为财,那便是为了名了!”

  “为了名?”

  李泽轩皱了皱眉,狐疑道:“您的意思是,安德忠妄想凭借着天龙教的力量,东山再起?”

  “极有可能!”

  刘德威点了点头,道。

  ”

  :。:

欢迎大家访问:免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8xs.com/book/40832/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