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次郎不敢承担反攻失败的后果。

  而且,德川滕刚交给自己的任务就是防守,绝不能让燕七的军队靠近城墙。

  只要阻挡燕七半个时辰,就算成功了。

  德川滕刚一向军令如山。

  他交代的任务完不成,那就要切腹自尽。

  德川次郎纵然看到了反攻的机会,却也不敢反攻燕七。

  既然不能反攻燕七,德川次郎可就受罪了。

  涛神的一万人似尖刀一般刺入阵眼儿。

  一旦阵眼儿被刺破,防守将不复存在。

  德川次郎立刻重新布阵,让三千士兵往阵眼处聚集。

  渐渐的,德川次郎的三千人聚成了一个紧密的球形,就是为了防止阵眼不被攻破。

  涛神见德川次郎明明看到了破绽,却没有反击,更猜透了他的心思,用兵越发大胆,尖刀阵越发犀利。

  等着德川次郎的大军缩紧到最细密的阵型时,涛神突然挥舞令旗:“一字长蛇阵。”

  呼啦啦!

  攻击犀利的尖刀阵立分散成了一字长蛇阵,像是无数只蚂蚁,围成了一个圈,将德川次郎的军队似虫子一般围困其中。

  “坏了。”

  德川次郎大急,意识到上当了:“散开,快散开。”

  涛神大笑:“还想散开?太迟了。”

  令旗一挥!

  士兵像是齿轮一般转动,一圈一圈的收割人头。

  这种攻击方法,十分科学。

  燕七连连点头,见众人砍瓜切菜,他也兴起,戴上头盔,披上银甲,高举钢刀冲杀进去。

  他成了全场最靓眼的那个仔。

  钢刀上下翻飞,鲜血撒红一片。

  德川次郎心惊胆颤。

  没想到,自己没有反攻,选择防守,竟然走上了一条死路。

  他几次想要带人冲出包围圈,但无奈麾下三千人与燕七的一万人比起来,人数太少,无法冲破层层铁茧。

  再者,涛神紧紧盯着德川次郎。

  德川次郎冲到哪里,涛神就跟到哪里,不让德川次郎发挥主帅的个人威力。

  局面一边倒。

  德川次郎急了。

  不能再躲避涛神了,不然士兵都会死光。

  他迎上涛神:“拿命来。”

  涛神大笑:“鬼子,吃我一

  刀。”

  当!

  一阵金铁交击之声。

  一招过后。

  德川次郎的弯刀被震飞。

  他手无兵器,拨马便逃。

  迎头,刚好和燕七撞见。

  德川次郎喜出望外,存了擒贼擒王的心思,直奔着燕七杀去,大喊大叫:“打不过涛神,还打不过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燕七手起刀落。

  噗!

  血光崩现。

  咕噜噜!

  人头落地。

  德川次郎一死,军心大乱。

  三千人成了待死的大虫子,被齿轮一圈圈的切碎。

  两柱香的时间。

  德川次郎的三千人在燕七一万人的绞肉下,仅仅留下一堆血肉模糊的尸体。

  燕七浴血焚身,挥舞钢刀,向城墙一指:“杀!”

  涛神带队,冲向攻城的德川滕刚。

  德川滕刚被吼声吓了一跳。

  回眸一看,就见涛神一马当先,疾驰而来。

  手中钢刀血光闪闪,杀气逼人。

  “遭了。”

  德川滕刚一阵心惊,又气又怒:德川次郎这个夯货,竟然连两柱香的时间都没能抵挡,真给德川家族丢人现眼,死的活该!

  安东熙见燕七兵临城下,喜笑颜开:“快看,燕大人杀来了,大家同心协力,诛杀德川滕刚。”

  城墙上的士兵疲惫不堪,已然坚持不住。

  燕七杀到城下,给他们注入了强心剂。

  众人一鼓作气,奋力反击。

  德川滕刚又气又怒。

  只差一点,便能攻破城池。

  可是,这一点却成为了遥不可及。

  燕七已然杀到。

  德川滕刚不敢继续攻城,命令七千士兵摆出阵势,与燕七一决雌雄。

  他指着燕七,一脸阴霾:“你屡次坏我好事!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燕七呵呵一笑,亮出手中的弯刀,来回晃了几下:“人心不足蛇吞象,德川匹夫,别以为你很能打,别以为你的死士多么厉害。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德川滕刚听了,心底震动:“八嘎,竟然吓唬我?小的们,给我冲,谁杀了燕七,赏金万两,不,赏金十万两。”

  德川滕刚一马当先,凶悍的像头

  恶狼。

  燕七亲自带队,迎战德川滕刚。

  轰轰!

  一阵巨大的声响。

  两军人马撞在一起。

  人仰马翻。

  尘土飞扬中,血光四溅。

  战马嘶吼声,刀枪剑戟声,混杂在一起,惊天动地。

  安东熙身负重伤,被人扶着,站在城墙边上,看着燕七率军,与德川滕刚战成一团,惊叹之余,满腹悲怆:“堂堂高丽,国难之时,不能自保,还需大华相助。唉,我高丽明明是个巨婴,竟然还哭喊着甩脱大华的怀抱!这就是自不量力,自不量力啊。”

  德川滕刚的确厉害,运兵有方,绝非德川次郎可比,高了不止两个层次。

  而且,他的七千武士也是百里挑一,非同凡响。

  涛神勇猛异常,但手下士兵却训练没多久,虽然靠着阵法灵活多变,支撑许久。

  但是,毕竟硬实力差了许多。

  渐渐的,已有不支之象。

  燕七向涛神使个眼色。

  涛神会议,挥舞令旗:“保护燕大人。”

  “是!”

  士兵变阵。

  以燕七为中心,变为三才阵。

  三才阵,三个角各支撑一方,做防御之状。

  德川滕刚大喜过望:“燕七败势已现,全力合围。”

  东瀛死士将燕七围在当中。

  德川滕刚喋喋怪笑:“燕七啊燕七,你也有今天,你刚才怎么猎杀德川次郎,我就怎么猎杀你。现在,你插翅难飞。”

  燕七见德川滕刚阵法已成,无法更改,哈哈大笑:“德川匹夫,你也敢学我?呵呵,送你一句成语:邯郸学步!”

  德川滕刚疾言厉色:“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燕七冷笑:“死到临头确有其人,但不是我,而是你这老匹夫。”

  “哇呀呀。”

  德川滕刚咬牙切齿:“小的们,给我绞死燕七,杀光这些人,不留一个活口。”

  正待德川滕刚口出狂言之时。

  哒哒哒!

  远处,突然冲出黑压压一群士兵,似天女散花,将德川滕刚包了饺子。

  为首一人,正是殷方!

  德川滕刚脑中嗡的一下,似惊雷闪过,差点晕了。

  燕七哈哈大笑:“德川匹夫,到底是谁死到临头啊?”

欢迎大家访问:免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8xs.com/book/40854/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