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疙瘩疙瘩……”

  急促的马蹄声在金陵正阳城门口响起,那些原本懒洋洋靠在城门,看着百姓们进出的兵丁先是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一名兵丁不解的道:“这马蹄声怎么这么怪啊,密密麻麻的听得人心里慎得慌,仿佛踏在人心口似地。”

  这也是因为这些兵丁从未经历过战阵的缘故,但凡他们稍微有点战争的常识就会知道,这样的马蹄声只有大股骑兵一起疾驰时才能弄出的动静。

  马蹄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密集,很快伴随着隆隆的马蹄声,一队骑兵便开始出现在众人面前,伴随而来的一道道冲天而起的尘土烟雾。

  看到这队疾驰而来的骑兵,原本正排着队进出的百姓纷纷避让开来,而这队骑兵也没有理会路边的百姓,放缓了一些脚步后便朝着城门冲了进去。

  一名看守城门的兵丁不乐意了,站了出来大声喝道:“喂……你们是干嘛的?知不知道规矩……呜呜……”

  这名兵丁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旁的同伴给拉了回去,顺手还捂住了他的嘴。

  “狗蛋,你他娘的活腻味了吧。也不看看人家是什么人,居然敢去拦人家,你不想活也别拉上哥几个啊,没看到吗,那些人穿的都是什么衣服,江宁卫……江宁卫你知道吗?”

  “可……可是……”年轻的兵丁还想说什么,脑门上就被另一个同伴重重打了个暴栗。

  “狗蛋,老子把你从村子里弄到这里是让你混口饭吃,不是让你给老子惹麻烦的,若是你再不听的话,老子明儿就把你送回去!”

  年轻的兵丁听到这里立马闭嘴了,好不容易吃上了皇粮,尽管这份差使军饷不是很高,跟江宁卫那些杀胚更不能比,但隔三差五的还能捞点油水,也算是一份不错的差使,若是被赶回去的话,家里的老子第一个就会把自己的腿打断。

  几名兵丁就这么站在城门口点头哈腰的冲着不断涌入城门口的骑兵陪着笑。

  这时,躲在后面偷懒的城门官也出来了,一名小头目悄悄走到城门官的旁边有些害怕的问道:“头……看样子这些江宁卫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咱们该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

  城门官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多年的经历早就让他混成了一个老油条。

  只见他眯着眼睛看了小头目一眼,突然抬起了腿踢了他屁股一脚:“我就问你一句,你是惹得起江宁卫的那些杀胚还是惹得起金陵城的那些老爷?

  咱们就是一群看门的,每个月就领那么一点俸禄的苦哈哈,你犯得着那么尽职尽责吗?

  刚才听见你管教你那侄子,原本还以为你小子明白点事理,没想到你骨子里就跟你那侄子一样,就他娘的是一个棒槌!”

  这个城门官也是个人才,居然能一边骂人一边含笑着对着进城的骑兵点头哈腰,而且看起来还丝毫没有违和感。

  只是包括这位城门官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在进城的这队骑兵里,有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大人物。

  这队骑兵进了城后,在为首几名骑兵的带领下穿过了好几条街道来到了一条巷子的尽头,这里正是今天上午李正逃进来的王掌柜所在的府邸。

  守候在大门口的几名家丁看到浩浩荡荡的骑兵冲进来,心里也吃了一惊,不过有感于平日里自家掌柜的威风,还是有两名家丁壮着胆子迎了上来大声道:“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不知道这里时什么地……啊……”

  这名家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冲在最前面的战马撞到了一旁。幸好只是擦碰了一下,否则肯定就是骨断筋折的下场。

  杨峰丝毫没有理会几名惊慌失措的家丁,对身后的众人道:“所有人下马,给本公冲进去!”

  “喏!”

  听到了杨峰的命令后,宋烨把手一挥,一群家丁立刻下了马,朝着大门冲了进去,几名看门的看着这群凶神恶煞的家伙,一声不吭的闪到了一边。

  “一群废物,平时吃我的穿我的,吹牛的时候一个个喊得震天响,可现在让你们去做掉一个人都办不到,你们还能干什么?”

  内院的院子内,穿着一身湖绿色丝绸的王大章站在院子里对着几名家丁破口大骂。

  “刚开始的时候你们是怎么说的?现在好了,你们居然让他给跑了,你们知不知道这回又什么后果?”

  这些平日里一个个挺胸叠肚的家丁此刻全都萎了,耷拉着脑袋不敢吭声。

  最后一名家丁鼓起勇气道:“老爷,不是小的怕死,而是那个李大人手里拿着三眼手铳呢,丁老大他们三个九十被他给打死的。”

  “蠢货!”

  家丁不说还好,一说王大章就更来气了。

  “感情你们也知道是三眼手铳啊,你们难道不知道三眼手铳只能打三发子药吗?他把子药打完了那手铳还不如一根烧火棍,你们不上去把他宰了,反到逃了回来,你们说说看,你们是不是废物、蠢货?”

  王大章喷的唾沫横飞,家丁们则是低着头不吭声。道理虽然是这么个道理,可当时只顾着害怕了,谁也没想到这一茬啊。

  “咣当……”

  就在这时,大门被撞开了,一名家丁冲了进来,把正在发火的王大章吓了一跳。

  当他看到这名家丁那一脸惊慌的模样后,原本就怒不可以的王大章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抬起脚朝着这名朝他跑来的家丁踢了过去。

  虽然平日里的王大章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但今天这一记穿心腿却仿佛是高手附体一般威力无穷,一脚就把这名家丁给提了个倒栽葱,正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踢了一脚后,王大章依然没有解气,喝道:“来人,把这个没有规矩的蠢货给我拖出去,狠狠的打二十大板!”

  “是!”

  两名家丁上前朝着倒在地上的家丁走去,只是他们还没动手拉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从门口传了进来。

  很快,一队穿着黑色军装头上同样戴者黑色头盔,手持火铳的军士就这么闯了进来。

  看到冲进来的这些军士,家丁们还有些懵逼,但王大章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作为一个消息灵通的生意人,王大章无论是消息还是眼光都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一般人只知道两年前江宁军已经开始大规模换装,脱下了原本笨重的铠甲换成了绿色的军装。

  当时杨峰的这个举动一时间成为了朝野和民间的笑谈,甚至还有人为此弹劾杨峰,说他擅改祖制,将大明的红色改成了绿色。

  但随着江宁军一个个战绩传来,这种声音慢慢的消失了,江宁军的绿色制服成了战无不胜的代名词,甚至有人还提出了也要让大明军队的鸳鸯战袄也改成江宁军的模样,只是由于文官集团们拼命反对而不了了之。

  但是熟悉江宁军的人却知道,除了身穿绿色军服之外,江宁军还有一只穿着黑色制服的军队。

  这支军队人数极少,却异常的精锐悍勇,堪称时精锐中的精锐,这支队伍就是江宁军的缔造者,曾经的江宁侯,如今的信国公杨峰的家丁。

  作为杨峰的贴身部队,当然是时刻跟随在杨峰身边,是以王大章一看到这支手持火铳,凶神恶煞的军队,他立刻就意识到,那位久仰大名却素未谋面的信国公亲自上门了。

  事实也确实如王大章所想,等到这些军士将院子全部包围后,一名身穿绿色军服,看起来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这名年轻人乍一看相貌清秀且身材高大,犹如一名风度翩翩的读书人。但随后你就会发现他的目光看似温和但仿佛能看透你的内心,王大章跟他打了个照面竟然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不敢与其对视。

  杨峰走到他跟前问道:“你就是这里管事的吧。”

  王大章深吸了口气,躬身道:“草民东升号商行驻金陵大掌柜王大章见过信国公。”

  “嗯……王大章。”杨峰又走了两步,脸上的神情淡淡的,“王大章,据说你是金陵城最大的粮商,号称什么买卖都能做,是这样吗?”

  被杨峰这么盯着,平日里素来以阴毒狠辣而着称的东升号大掌柜之一的王大章只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随之而来。

  不过王大章纵横商场多年,见过的达官贵人也不少,自然也不会那么不堪。

  他深吸了口气,强笑道:“不敢劳国公爷夸奖,那不过是其他商行的朋友谬赞而已,实在愧不敢当。”

  “愧不敢当?不见得吧?”

  杨峰突然冷笑起来。

  “连江宁卫农场囤积的五万多石粮食都能以不到市价三成的价格买到手,谁敢说你王掌柜没有本事?”

  杨峰的话犹如一道霹雳咔嚓一声劈在了王大章的头上,若不是多年来历练出来的良好的心理素质,他恐怕早就吓趴了。

  只见他强忍着心中的恐慌故作镇定的说道:“国公爷何出此言,草民再愚钝也知道江宁卫的粮食都是要供应大军的,断断没有那个胆子啊!”

  :。:

欢迎大家访问:免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8xs.com/book/40886/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