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莺儿的眼疾是天生的,张机和华佗也曾为她诊断过,但很可惜,都没有看好。

  不过依照二位神医的说法,小莺儿的眼睛倒是不会继续恶化,只是想要彻底治好,却也怕不现实。

  这话的意思很清楚,她这辈子可能就只能当一个高度大近视眼了。

  换成别人管诸葛亮叫裴钱,诸葛亮早就抬脚踢他了!

  但对于小莺儿的情况,诸葛亮多少还是知道内情的,因此也不能和她真的较真。

  “你仔细看清楚,我不是裴钱!”

  小莺儿眯起眼睛,将脸贴近诸葛亮,仔细的看了一会,道:“那你是谁?”

  诸葛亮又好气又好笑:“小莺儿,我乃诸葛亮也。”

  小莺儿恍然大悟,迁移的道:“原来是孔明呀……不好意思,我看不太清。”

  诸葛亮苦笑一声,道:“没事,你这次是代表师母来见老师的?”

  小莺儿对于孔明来说,也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

  到了这个年纪,诸葛亮的体型和相貌基本已经长成。

  不同于赵云和太史慈一般的英武,长成少年郎的诸葛亮可谓是非常的帅气,在陶商看来,他若是活在后世,绝对不比一线的小鲜肉要差,走在大街上百分九十九回头率的那种。

  那百分之一就是小莺儿。

  诸葛亮虽然帅的掉渣,但也是因为这种俊朗的外貌和陶商弟子的身份,给了诸葛亮极大的优越感光环,一般女的他看不上。

  却也难怪,几乎全彭城或是金陵城的士族小姐们,在有机会碰见了诸葛亮之后,都会眼冒金星,满面羞红,跟被活活下了药一样,恨不能立刻就投怀送抱,自荐枕席。

  每每看到这种情形,陶商都要羡慕死这个徒弟了。

  但诸葛亮如此优越的感觉,却在小莺儿那里遭到了挫败。

  倒不是小莺儿对于美男的抗拒力有多么强,而是她眼神不好,根本就看不清。

  在小莺儿眼里,别说诸葛亮是美是丑,到底能不能看清楚是他本人她都费劲。

  陶商在厅中还在对白绕的事情烦心,听说小莺儿来了,急忙招呼她进来。

  对于陶商来说,小莺儿就像是他的亲妹妹一样。

  前几日,赵云与文丑经过一番恶斗回来,双方鏖战一场,打了个平手,谁也没把谁怎么样,但赵云的身上却是中了文丑一记,受了轻伤。

  他伤势虽然不重,但血却流了不少,当时就把陶商吓坏了。

  反倒是赵云耐心的安慰他,还告诉他,文丑也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

  那个时候,陶商就知道看着亲人受伤是一件多么难受的事情。

  太史慈,赵云,诸葛亮,司马懿……同时也包括小莺儿等人,这些人现在和貂蝉,陶应等人一样,是他最亲的亲人,是他在这个世界的精神支柱。

  “你姐姐她们,还有陶寂……天子外甥,都好吗?”陶商问小莺儿道。

  小莺儿使劲的点着头,并绘声绘色的向陶商描述着家里的情况……貂蝉因为思念陶商而变瘦了,糜贞主掌的陶氏十三行又做成了几笔大生意,小天子刘曦已经会走路了,陶寂则是长得越来越像陶商,桥意和桥筠跟吕玲绮学武,吕玲绮则跟她们两个学女红,冯氏的厨艺越发长进了等等……

  听着小莺儿诉说着家中那些零零碎碎的琐事,陶商脸上向往的神色越来越浓,不知不觉间,竟然是起了想要归家的念头。

  这世界上,有什么能够比得上自己的家呢。

  陶商正沉浸在小莺儿对自己描述的温馨中,郭嘉正好领着眭固走了进来。

  原来是这几天,眭固一直在等待陶商的消息,可问题是陶商一直没有消息。

  己方目下每拖延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险。

  最终,眭固实在忍不住了,大早上的就跑到郭嘉的住所堵住他,求他带自己去见陶商,也好求一求他。

  郭嘉这段时间也没跟陶商商量出个所以然来,多少觉得有些对不住眭固,所以也没好意思跟他说实话,只是带着他来见陶商。

  不好说的话,还是让主公去说吧……郭某只是打工的而已。

  眭固急匆匆的进了正厅,向着陶商施礼,刚要开口询问,目光扫到一旁的小莺儿身上。

  眭固顿时愣住了。

  他紧紧的盯着小莺儿那空洞且又发白的瞳孔,还有她脸上那红彤彤的明显胎记。

  少时,却见眭固疑惑的开口道:“您、您是黄天巫?”

  一句话犹如平地惊雷,将小莺儿炸的愣在了原地。

  这个称呼,自打幼年碰见陶商夫妇开始,多少年了,就再也不曾听到过。

  她猛然转过头,眯着白色的眸子,盯着眭固道:“你是谁?”

  便见眭固突然向她单膝一跪,高声道:“大贤良师天公将军麾下弟子眭固,见过黄天巫!”

  “大贤良师……”小莺儿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用言语表达的扭捏表情:“大贤良师,我好像都忘记这个名字了。”

  眭固不管不顾的冲着小莺儿道:“早就听说黄天巫在丞相的庇佑之下,但却一直不曾见到真人,今日巧遇黄天巫,方才知道此乃是真事也,有黄天巫在此,陶升狗贼不难破矣……”

  “啪!”

  突然,上方传来一记重重的拍案之声。

  郭嘉吃惊的转过头去,却见陶商一脸怒色的瞪视着眭固,咬牙道:“闭嘴!”

  眭固惊诧的看着陶商,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

  陶商转头吩咐一直沉默不语的诸葛亮道:“孔明,把小莺儿带出去,给她安排房间休息。”

  诸葛亮冲着陶商施了一礼,随后去拉了拉小莺儿的袖子,轻柔道:“走吧。”

  小莺儿魂不守舍的跟随着孔明走了出去。

  却见眭固一脸欣喜的冲着陶商道:“丞相,若有黄天巫在此,此事便好办了,黑山军的普通军众虽然对大贤良师的恩威忘却,但以于毒,杨凤等人,当年都是大贤良师麾下的悍将,对大贤良师尊重无比,他们眼下也不过是因为陶升控制了飞燕公,因而受其调遣,若有黄天巫出面,得到杨凤和于毒的支持,则陶升不难破矣……”

  “我说了,闭嘴。”陶商淡淡道。

  眭固愣住了,他不明白陶商为何是这种表现。

  难道自己的谏言不对吗?

  陶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眭固说的法子是很好,但他同时也明白,小莺儿是自己的亲人,胜似亲妹。

  她和陶家的人在一起生活了八年之久。

  利用小莺儿去掺和黑山军的破事,对她来说是一种折磨,很显然,小莺儿不愿意回想起小时候的事。

  他不能利用亲人的痛苦,去成就自己的利益,这就是他生气的理由。

  :。:

欢迎大家访问:免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8xs.com/book/40887/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