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小说:辽东之虎 作者:千年龙王l 我要报错
  杀官的事情李枭是不敢做的,毕竟李枭不想造反。

  好吧!老实说,不是不想而是没有造反的实力。从朱元璋先生那里算起,大明朝国祚已经持续了二百多年。二百多年的时间里,大明百姓早已经认定朱家皇帝的正统性。这种从心理上的认同,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瓦解的。

  “枭哥儿,来整两盅。”敖沧海拉来了满桂,手里还抱着一个酒坛子。满桂一挥手,就有人抬上来一只肥羊。

  哥仨就在巡抚衙门的大厅里面,点燃炭火盆烤全羊。

  “老天爷保佑,俺老敖终于有后了。”敖沧海对着空气晃了下酒碗,一口抽干了碗里的酒。或许觉得一杯酒难以酬谢老天爷,倒上之后又干了一碗。

  “种上了?”李枭看着敖沧海胸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种上了,他娘的不枉老子忙活了整整俩月。他娘的,比挖战壕还累。”敖沧海拿着小刀子,削了一片羊肉在盐碗里面抹一下就塞进嘴里。

  “嘿嘿!那啥……!我相好的也有了!”

  “啪嗒!”酒碗掉在地上摔成了八瓣。

  看到满桂羞嗒嗒的样子,李枭吃惊的连手里的酒碗都掉地上了。这就是杀人如麻的满爷?他居然会……害羞?

  “我说老满,一个大老爷们儿,日个女人算什么屌事儿。呃……!还真是他娘的屌事儿!干!”敖沧海愉快的和满桂干了一杯,算是俩父亲在互相祝贺。

  “别提修战壕好不好,提到修战壕我就想起浑河边上的那天晚上。”

  “哎……!那时候咱们真的不堪一击啊!白杆兵,戚家军都是好样的。说句良心话,论火器他们是比不上咱们的。可论擒拿格斗,军阵战术他们比咱们这些兵强太多。

  可就是那些强兵,依然不是鞑子兵的对手。大金子他们死的冤枉啊!”老敖有些惆怅,倒了一碗酒洒在地上。

  “老敖!鞑子兵就算是再厉害,现在也只能退守辽河北岸。如果不是咱们的兵力太少,早就北上干掉他们。可惜啊!不算第三师,咱们一共加起来还不到两万人。这点儿兵力要守山东,要守辽东,还得照顾好长兴岛。捉襟见肘啊!”满桂咂吧了一口酒,表情非常无奈。

  “我也想多招兵,可没办法啊。钱,钱从哪里来。这些年,老子光忙活钱了。可你看看,如今咱们的家底里有多少现银?

  今年辽东好容易算是实现了自给自足,总算能腾出点儿钱来搞第三师。老二都跟我说八百回了,想要造一艘战舰。可我硬是压着,就是因为没钱。偌大的渤海和黄海,只有三艘五桅大船是远远不够的。老二今年就没怎么上岸,都在海上飘着。想想这些,我就觉得难受。

  十八岁了,也该成家了。”李枭无奈的摇了摇头,“咕嘟”一口灌下一大口酒。

  “枭哥儿,这算是不错了。现在你成了山东巡抚,这第三师兵部也批了文书。过完年我带着兵在山东走一圈儿,也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辽军的军威。省得一天到晚,这事儿那事儿的,讨人嫌!”

  “就是,地方上那些杂碎的县令、府台、道台,都他娘的不是好东西。还有那些大户,居然敢打咱们复员老兵的主意。活得不耐烦了,上一次还是杀的少了。”敖沧海身上流露出浓重的杀意。

  年前都会有老兵退伍,一些老兵回到家里却被当地的大户欺负。折断时间,陆陆续续有这样的消息传回来。李枭觉得,过段时间需要满桂带着骑兵在山东转一转,遇到自家弟兄受到欺负的,也给撑撑腰壮壮胆气。

  “哼!鞑子咱都不怕,还怕这些大户?第三师组建起来之后,凭借咱们现在的家伙。老子带兵踏平沈阳,把皇太极那王八蛋再抓回来。

  当初跟咱们口口声声说的多好,可现在全都变了。他娘的,不揍他一下,这小子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已经让袁崇焕出兵去大凌河了,今年冬天咱们先下手为强。干掉一批鞑子再说!”

  “怎么在这就喝上了。”哥仨正在说话,忽然见一个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仔细一看,却是孙承宗。

  “孙老!”哥仨站起来齐声说道。

  “给老夫也弄把椅子,这羊不错。”炭火映照着孙承宗的脸膛红红的。

  李枭连忙给搬了把椅子,找个炭火最小的方向,安排孙承宗坐下。

  “刚刚听你们说到皇太极,这鞑子暂时还不能灭掉。咱们在朝廷里面树敌太多,皇帝用咱们,同时也在防着咱们。所以啊,后金还是得存在一段时间。而且……!咱们还得让后金闹出点儿动静才行,不然怎么凸显咱们顶在北边的辛苦?”

  “孙老!您这是……!”李枭猛的一抬头,老家伙拥有无与伦比的政治斗争经验。他说的当然是有道理,可问题是……,让后金闹出动静来,要闹哪样儿?

  “你和廓尔柯蒙古的格日图交好,皇太极的老丈人是科尔沁蒙古大汗轧乌提胡力。听说最近,皇太极又赢取了轧乌提胡力十三岁的孙女,博尔济吉特氏。他联系西边的科尔沁部落干什么呢?”

  “他要绕过锦州防线,南下犯边。”李枭立刻想到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皇太极带着八旗劲旅,绕过关宁锦防线。绕道科尔沁草原,攻击宣府、大同。甚至进攻居庸关,进占遵化威胁昌平。

  “哦,你小子的脑子倒是蛮灵光。与老夫所料不差!”

  “不行!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立刻传令袁崇焕进攻大凌河。一定要把皇太极的注意力,吸引到锦州这边。”李枭立刻窜了起来,不敢想象鞑子进攻河北,会对当地民众造成多么大的破坏。

  李枭清晰的记得,历史上多尔衮犯边。单单是张家口,便遗尸三十万具。野蛮的后金,对待手无寸铁的平民,从来就没有仁慈这一说。

  “呵呵呵!枭哥儿,知道老夫为什么一把年纪,还将这把老骨头和全家性命跟你拴在一起?

  就是因为,你这看不得咱们大明子民受屠戮这一点上。单单从这一点上看,你比朝廷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诸位阁老都要强。

  如果是他们处在你的位置,一定会让鞑子打进来,杀一个天昏地暗。这样,皇帝只能更加倚重他们。他们也会从朝廷,不断获得粮饷和辎重。

  可你不会答应这样做,老夫也不会答应这样做。因为老夫的家乡高阳县城,就在鞑子的必经之路上。无论如何,老夫也不会拿家乡父老的性命,换取自己的一身荣华。”

  “那您的意思是……!”李枭有些不解。

  “把鞑子的意图和咱们得到的情报,告诉给皇帝知道。让皇帝调兵,去跟鞑子硬碰硬的碰一场。

  当然,咱们也要出兵。只要把鞑子挡在长城之外,那就算是赢了。

  经历这一仗,朝廷各位总兵的人马必定损失惨重。让所有人知道鞑子的战力,皇帝就知道咱们守在锦州是多么的不容易。今后咱们不管是要粮饷,还是扩军都会容易得多。”

  “嗯!我看孙老说的有道理,咱们顶了这么多年。也得让朝廷那帮杂碎知道知道,现在的鞑子也是鸟枪换炮,不是以前使用大刀长矛的时候。”敖沧海出来,力挺孙承宗。

  “用大刀长矛的时候,也干不过人家。如果不是枭哥儿,山海关在不在都两说!”满桂一贯处于补刀的角色。

  李枭不说话,他还是有些担心大明军队扛不住。这两年有荷兰人的帮助,又被自己一顿刺激。后金军队,已经和以前那支只知道骑射的后金军大不相同。

  现在这支后金军,已经成了一支半火器部队。在火炮方面,甚至要比大多数明军还要厉害一些。如果明军遇到了八旗兵,恐怕也会损失惨重。

  “枭哥儿,别犹豫了。你多犹豫一分,对大明的损害就越大。敌人就在那里,逃避是没用的。军人总是要上战场,也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孙承宗端着敖沧海递过来的酒碗,小口小口的呡着。

  “孙老,折子你是不是已经递上去了?”李枭想起来,孙承宗是布政使。按照级别,也是有上奏章的资格。

  “不错!”孙承宗点了点头。

  “都这样了,还商量啥啊!”

  ***********************************

  朱由检的脑袋疼得厉害,陕甘的乱民还没有搞定。现在鞑子又要绕过锦州,和蒙古联合在一起进攻山西,甚至是北京城。任何一个皇帝,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会头疼。

  “万岁,这应该是真的。锦衣卫的细作也探听到,鞑子兵正在搜集粮草。而且粮草不是囤积在辽阳,而是囤积在彰武。本来臣还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把粮草囤积在彰武。现在算是明白了,他们想要借道蒙古从北京攻击京畿。”

  骆养性看到皇帝递过来的奏章,立刻恍然大悟的说道。

  “不会吧,他们应该也过不了居庸关吧?”王承恩疑惑的问道。

  “王公公,你不知道。现在鞑子的火炮也很厉害,如果他们真要攻击居庸关。我们的守军,恐怕还真顶不住。”

  “万岁!那赶快调李枭北上吧,无论如何京畿不能被鞑子袭扰。”

  “李枭奏章上说了,他现在手下只有一万多的兵。管得了山东就管不了直隶,管了直隶就管不了山东。据说,倭国又有些蠢蠢欲动。这山东年景刚刚好一些,还是不要乱的好。”

  “那……!”

  “杨嗣昌,你是兵部侍郎你怎么说?”朱由检目光看向杨嗣昌。

  “辽军所部,的确应付不了这么多地方。袁崇焕所部只有九千余人,不但要守住关宁锦防线。还得要防护后金的袭扰,能力保关宁锦防线,已经是了不起的事情。让他们来协防,肯定不现实。如果袁崇焕被抽调走了,锦州有事又怎么办,万一这是鞑子的调虎离山之计呢?

  臣以为!江南禁军经过去年的辽东之战,已经证明他们是一支可战之兵。可以把他们调来,防卫居庸关。另外,洪承畴所部,也可以守住大同。

  至于宣府嘛……!臣觉得,还是让李枭派兵守护为好。只要宣府、大同、还有居庸关不失守。鞑子就没可能进入京畿重地。

  退一步说,就算鞑子这的佯动。想要吸引辽军入关,咱们不动用袁崇焕一兵一卒,鞑子的目的也就没达到。”杨嗣昌不愧是兵部侍郎,大明的兵谁能打谁不能打都装在他的脑袋里面。

  大明卫所军制已经完全崩坏,最能打的几个将军。也被后金收拾在了辽东,现在放眼大明。能战之师,其实也就这么几支。加起来不过十万人而已。

  短短的几句话,就把重点给说了出来。朱由检频频点头!

  “万岁!老奴觉得,山东的事情还离不开李枭。不如调山东提督敖沧海入宣府,这样即便是山东有事,也不至于没人管。”王体乾在后面补刀。

  这个布置堪称完美,北部防线的几个重镇守住了。鞑子兵就不能长驱直入,顶多也就是在边境上骚扰一下而已。

  “好!就按照刚刚商量的办,拟旨给山东提督敖沧海,让他率部火速赶往居庸关不得有违。还有调江南禁军史可法部入宣府。洪承畴部暂缓入陕,巩固大同防御。诸部接到旨意后,不得以任何理由迁延,一定要尽快赶往驻防地点,不得有违。”

  朱由检的声音在乾清宫的大殿里面回荡,作为天子他相信这一仗一定会打赢。鞑子已经是强弩之末,就算鞑子不来找自己的麻烦。他也要发兵讨伐后金,将悬在大明东北的这根刺彻底的拔下去。

  可他万万没想到,他认为万无一失的这一仗。居然成了他登基以来,大明损失最大的一仗。后金在这这一仗里面,充分显现了他们的狂暴与野蛮。

  :。:

欢迎大家访问:免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8xs.com/book/40900/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