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8章论政

小说:寒门祸害 作者:余人 我要报错
  天空澄碧,不染纤云。

  北京城的百姓并没有受到朝堂变动的影响,主要聚集在城北的鼓楼和外城的琉璃厂一带的商业圈,令到这里呈现着繁荣和喧闹的景象。

  坐落在金台坊的林宅又迎来了一波客人,家仆在管家林金元的带领下,已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招呼着这帮来客。

  “他徐阶好什么好?亏他还敢自喻是心学门徒,说得比唱得还好听,你瞧他上台这些日子做了啥?”

  每逢月初的休沐日,杨富田等同年便会聚到城北林宅中来。这帮身在官场的同年聚在一起,自然难免会讨论起朝堂的事情,而新任首辅徐阶自然是时下最热门的话题。

  只是这么多人聚到一起难免有意见不一的时候,若是遇上两个都是性子要强的人却免不得会产生争执,而同是广东的宁江和张伟便发生了争执。

  “徐阁老当政便广开言路,此举有益于圣听,证明徐阁老是下定决心要清理朝弊!”张伟的面相显得沉着稳重,显得抑扬顿挫地争道。

  由于弹劾严世蕃有功,朝廷亦是小小地嘉奖了这一位敢于直言的监察御史,张伟刚刚已然从七品监察御史升至正四品的通政司右参议。

  通政司虽然不是要紧的衙门,但通政司右参议是货真价实的京官。若非有林晧然这一个“逆天之人子”存在,张伟这一位出身于言官系统的高官,已然算是混得最好的一个了。

  特别他是出身于言官系统,下一步要么重回都察院出任要职,要么外放地方担任巡抚,其个人的前途已然是一片光明。

  宁江虽然还是一个小小的兵部主事,但从来都不是一个畏惧强权的人,当即据理力争地道:“张鸿图,你不能光站在言官的立场说话!徐阶当政这些时日,他一直都在拉拢人心,唯一的举措便是让他门生监察御史郑洛弹劾严党的人,对严党进行清洗!”

  “此言差矣!大理寺卿万采、刑部侍郎鄢懋卿、大常少卿万虞龙、右通政胡汝霖、右副都御史兼漕运总督胡植,这些人哪个不是贪赃枉法之徒?”张伟亦是不服输的性子,当即将最近被弹劾的一些声名不佳之人念出来道。

  杨富田看着二人争得脸红脖子粗,原本想要劝一劝,但深知这二位都是要强的性子,便是饮掉杯中酒无奈地摇了摇头。

  肖季年却不嫌事大般,在旁边进行附和道:“我对其他人并不清楚,但鄢懋卿总理四地盐政期间,骄奢淫逸,屡次向盐商索要钱财,到各衙门巡察期间,动辄费耗百金的吃用,此乃大大的贪婪之徒!”

  “鄢懋卿不是什么好鸟,但两淮盐商那帮人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即便鄢懋卿是贪财之徒,但人家总归为朝廷增收了盐税,而明明刚上任之初,烧的火最有效果,但徐阶却啥实事都没干!”宁江的酒劲亦是上头,当即大声地进行反驳道。

  “徐阁老当政才几天?他现在已经广开了言路,又进行清理吏治,你还想要他怎么样?”张伟仍然替徐阶说话道。

  宁江不屑地望着张伟,当即敲着桌子大声地指责道:“清理吏治,我看他徐阶分明就是党同伐异!”

  此言一出,众人亦是不由进行沉思。

  虽然吏治几乎是每一位首辅的举措,但到了本朝之后,这个“吏治”渐渐变了味,成为“党同伐异”最有力的工具。

  到了如今,已然都不知道他究竟是在吏治同,还是实质在党同伐异了。

  “党同伐异?”张伟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望着张伟正色地询问道:“你可知上了蔡云程上交辞呈,将由谁接任刑部尚书的位置?朝廷已经决定更换漕运总督,你可知又是由谁接任?”

  “鸿图兄,你的意思是……不是徐党的人出任?”肖季年看着张伟说得如此煞费其事,当即进行猜测道。

  杨富田等人同样不清楚这些事情,便是纷纷地扭头望向张伟,显然升任通政司右参议的张伟消息比他们更要灵通。

  张伟不急不慢地喝了一口酒,望着大家这才正色地揭示答案道:“据我得到的确切消息,河南巡抚张永明接任刑部尚书,操江提督时喻接任漕运总督,其二人一个是郭朴的同乡,一个是郭朴的同年好友。”

  “这……”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如果徐阶安排自己的人,自然可以指责徐阶是党同伐异,但这两个重要的职位却是由郭朴安排人。这分明就是徐阶在为国除党,是一个大公无私的首辅。

  林晧然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却是轻叹了一声。

  在他最初的计划中,他这边要将郭朴、袁炜等人拉扰到一起对付徐阶。特别是吏部尚书郭朴,这位跟他岳父是同年好友,算得上是天然的政治盟友。

  只要跟着郭朴和袁炜结盟,他们这边就已经有足够的实力跟着徐阶叫板,特别徐阶还得面临严党的反扑,根本不需要畏惧于声名并不算好的新首辅徐阶。

  但万万没有想到,徐阶上台不仅没有大权独榄,反而抛出了一系统收拢人心的论调,更是用实际行动给各位大佬种种好处。

  他向皇直提议广开言路,结果得到了言官的支持,抛出了“还政务于诸司”的论调,直接得到了六部堂官的拥护。

  现如今,这种种的举措之下令到各方势力都得到了好处,徐阶不仅赢得了一个好声名,而且还快速地稳固了他的地位。

  如果说,严嵩是一个人独自喝粥而遭人记恨的首辅,那徐阶便是吆喝着大家一起吃粥的首辅,试问谁会不喜欢呢?

  正是如此,他现在别说要拉人一起对付徐阶了。若是他这边要攻击徐阶的话,恐怕这帮人会帮着徐阶来对付他们,毕竟他们是跟徐阶一起在同一个锅里吃粥的人了。

  宁江发现林晧然一直不吭声,心里却是灵机一动,当即便将他拉入战团道:“师兄,你评评理,徐阶上台的表现如何?”

  张伟等人亦是纷纷望向了林晧然,深知在他们这一帮同年之中,林晧然不仅是官职和前途最好的一个,更是最有智慧的一个。

  林晧然眼睛复杂地望着张伟等人,但并没有回答宁江的问题,而是将那晚在通州驿站跟严嵩的一些谈话一一说了出来。

  这……

  杨富田等人的嘴巴这才微微地张开,敢情他们没有半点危机意识,竟然深陷泥泽而不自知,特别张伟和肖季年刚刚还替徐阶摇旗。

  :。:

欢迎大家访问:免费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418xs.com/book/40976/1221/